喜讯!浙江第一批省级传统村落公示,泽雅有村入选,快来认识吧!

摘要: 桂川村欢迎您

10-11 10:24 首页 泽雅老家



9月8日,省建设厅会同省文化厅、省文物局、省财政厅联合开展了浙江省省级传统村落申报工作,经申报、初审、现场复核、各厅(局)评议等程序,公布了浙江省第一批省级传统村落公示名单,拟命名全省634个村庄为省级第一批传统村落。其中,温州市瓯海区泽雅镇桂川村、文成县百丈漈镇上石庄村、永嘉县溪下乡陈坑村等63处传统村落入选

据悉,为加强全省传统村落和民居保护力度,2016年8月,浙江省出台了《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全面摸清我省传统村落保有现状,完整记录传统村落文化遗产,加快建立健全有利于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各项机制。力争2017年底前,全省列入国家、省和地方名录的传统村落数量分别达到400个、1000个和2000个以上。同时,每年选择100个左右传统村落开展重点保护,打造“两美”浙江建设样板。据2012年普查统计,温州市具有较高保护利用价值的历史文化村落146个,占全省971个历史文化村落的七分之一以上。此前,温州市永嘉县岩坦镇张溪林坑村、苍南县马站镇金城村、泰顺县罗阳镇仙居村、南浦溪镇库村等6个村落已先后入选住建部公布的中国传统村落,已全部直接列入省级传统村落名单

以上新闻来源:温州新闻    瓯海新闻网

介绍.

泽雅桂川,是一个有着4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,坐落在泽雅五凤垟海拔500多米的山坳里。
  明万历年间,青田一季姓祖先逃荒至此,垦地定居,取村名为“季坑”,清光绪 《永嘉县志·乡都》 记作“桂坑”,后依方言谐音,“桂坑”雅化为桂川。季姓后裔无人,其村名却延续了下来,
  清嘉庆年间,一位姓周名廷玉的人,因生活所迫,从福建远道而来,“观其境,觉水软山和,溪径盘曲,前后峰峦挺秀,左右龙虎蹲环”“远隔城市,近临幽谷,山名水佳,林木葱,别无姓氏混淆,巡迹隐居,遂定创宅”(桂川《周氏宗谱》),为桂川周姓的先祖。

  暮春的一天,我们在桂川村党支部书记周金波和村委会主任周南清的带路下,来到了村中。
  从村口的牌坊下进去,群山怀抱中的桂川古村,一览无余地呈现在眼前。村口,一座单孔石拱桥,清澈的溪水从桥下淙淙滑过,恍如流淌着一本厚厚的史书,似乎在述说这个村庄的历史巨变。
  这里没有繁华都市的喧嚣,没有络绎不绝的游客,也没有充满世俗的气息,一簇簇紧密茂盛的野草、一间间破旧废弃的房屋、一段段风化残缺的石墙,展示着村庄沧桑的历史。

  故事一
 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日本经济飞速发展,不少温州人漂洋过海到日本打工。
  1923年9月1日,日本关东地区发生了7.9级强烈地震。地震灾区包括东京、神奈川、千叶、静冈、山梨等地,地震造成15万人丧生,200多万人无家可归。突然来袭的大地震,以及震后的海啸和大火,几乎摧毁了整个东京。极度的恐惧令这些衣衫褴褛的,来自温州的打工仔们聚集在一起。
  9月3日,地震后的第三天,晚上,余震还不时地发生着,大地依然在颤抖。大部分住在日本大岛町八丁目的中国劳工(泽雅老乡)正在梦乡之中,突然,数百名日本“青年自警团”(相当于联防队或民兵组织)团员、警察和军人,冲了进来,要求他们立即起身,送他们回国。乡亲们被赶出了客栈,日本人引领着他们在店外的空地上集合。

  突然,日本人高喊:“地震!卧倒!”一大批中国人乖乖地卧倒在颤抖的大地上。日本人蜂拥而上,斧劈、刀砍、剑刺、棍打,劳工们的惨嚎声响彻天际,与大地的隆隆声呼应着。
  据统计,当时在日死亡的泽雅人大约250人左右,其中桂川村就有17人。
  关东大地震在日罹难华工遗属后裔周江发对我们说,他的爷爷周瑞楷和其胞弟周瑞兴、周瑞方、周瑞勳一家四兄弟被杀害,祖父被杀害时,他的父亲周锡昌才仅仅3岁,祖母获知后,气急成疾,于第二年病逝,父亲被年迈的曾祖母艰难地抚养长大……
  一个心酸的故事,是这个村庄中一段最悲惨的历史。时光在不动声色中流逝,一切如云烟中散去,但这段血腥的历史却永远蒙在桂川人的心头。

  故事二
  民国十五年(1926),因自然灾害,泽雅山区粮食欠收,出现了严重饥荒,社会上偷盗、抢劫现象时有发生,一些闲散人员无所事事,聚众赌博,此风殃及桂川村,部分人以“花会”形式,公开在村中赌钱,村民们痛恨这股歪风邪气,周伯松、周新有、周洪有、周可春、周可爵等人联名上书当时的永嘉县知县,永嘉县知事兼温处戒严司令部出示严禁,其严禁令上有以下文字:
  五等福士章永嘉县知事兼温处戒严司令部军法官余出示严禁案。据民人周伯松、周新有、周洪有、周可春、周可爵等禀称窃殷繁,近因岁歉年荒,赌博之风益炽。蠹民之害益滋甚,有开设花会,聚集男女,不分昼夜设法歉(赚)钱,明目张胆,藐律玩官,莫此为甚,当地戒严时间,冬防吃紧,使小民夜开户,日日赴场,安之不有,旧苻混集,奸究潜伏,囚而生心者,况赌博之害,以花会为最烈,亦唯花会为易启事端,非沐迅予,出示严禁,非但伏等,易滋祸患,且恐人民必将有不聊生矣,为此不已,只得环请均知事,电核讯予出示施行,无任(尽)感戴等情……
  我们在桂川村村前的寺庙里,发现了镶嵌在寺庙墙壁上的这段禁赌碑文,碑文上文字清晰,列举了赌博这一社会毒瘤,对个人、家庭和社会造成的危害,那一字一句,措词铿锵,足见当年百姓和政府的禁赌决心,也反映了人们对赌博进行的不遗余力的打击和禁除。
  此时,我们站在桂川村村头这棵有着400多年树龄的红楠树下,聆听着这个村庄独有的故事,一个个沧桑的故事,串联着桂川村的村史,感受着村民们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……
  几百年的历史悄然过去,阳光在古屋那长满青苔的石墙上洒下岁月的痕迹。桂川人面对着艰难、面对着打击,一直坚守着脚下这块属于他们的土地,并发挥自己的能力去努力改变着。
  桂川村老人协会会长周槐相对我们说:“解放后,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,村庄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:第一个在泽雅山区建造水库,利用水力发电,让全村实现了点灯不用油的梦想; 七十年代,在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的运动中,用了两年时间,建造农田100亩,成了全省“农业学大寨”的标兵;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,村民的生活水平迅速提高,年轻人外出办厂、经商,在城里建了房,买了车,空闲时,买点城里货送给老家的乡亲,开着爱车在老家转转,极尽之威风”。说话间,周会长的脸上洋溢着自豪的表情。
  “留居在村里的人也不错”。周南清接过话头。“桂川村现居住村里有200多人,年人均收入达6000多元,村委会一直都在想方设法提高村民的经济收入,2014年引进 ‘铁皮石斛’ 种植基地,成立泽雅镇桂川铁皮石斛专业合作社,由一正药业公司投资1000多万元,目前种植的铁皮石斛达40多亩,今年准备再发展60多亩的种植基地,预计收获时,经济效益是非常可观的。”
  离开桂川村时,我不觉转头再望,古村那一片片充满生机的梯田,让人心情愉悦,回味悠然。

来源:今日瓯海  作者:陈安生

  出行小贴士:
  温州市区坐公交车7、8、57、501、505路到瞿溪,转112路到桂川; 自驾经瓯海大道或温瞿公路到瞿溪,转瓯湖线至林岙村,再沿泽雅水库环库公路经西山村转大川村40分钟到桂川。

航拍桂川

其他文章连接





首页 - 泽雅老家 的更多文章: